第十二期:言语就是恶魔与天使

【朋辈心语】第十二期:言语就是恶魔与天使

【朋辈心语】是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指导中心推出的又一心理特色栏目,栏目旨在分享朋辈的成长经历和心灵领悟,让广大的读者理解和领悟生活的真实、生存的挑战、生命的意义。本期为您推荐:《言语就是恶魔与天使

本期分享人:朋辈心理咨询员 陈倩玢

 

 

言语就是恶魔与天使

大家好,我是康复医学院的朋辈陈倩玢。近期因为韩国爱豆崔雪莉因网络暴力而抑郁自杀的事情,有关抑郁症和网络暴力恶评的话题又被推上热搜,大家都在纷纷缅怀那个因为笑颜如花被称作“人间水蜜桃”的25岁的女孩,遗憾她在花一样的年纪就自杀离开了这个世界,都在转发“当雪崩的时候,没有一朵雪花是无辜的”表达着对网络恶评的反思与抵制。雪莉生前接受采访的发言、发在IG上的画作此刻也都被翻找出来,大家这才后知后觉地回过味来:原来网络暴力的恶评对她的伤害是那么大,而抑郁病发也不是无迹可寻。

说起来,大家在生活中应该也或多或少会因为他人的言语感到不舒服或是被刺伤。拿我自己举例,初中时因为在班上属于个子矮小的那一批,常会有同学跟我毫无顾忌的开玩笑,嘲笑说“你这么矮,怎么如何如何……”。说实话,这些话语当时的我是很讨厌听到的,但若是去反驳一句,往往得到的都是“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吗?”或者“跟你开玩笑啦怎么这么认真”之类的回应。无独有偶,我最好的朋友也常有遭遇这种被他人带刺的言语所伤的情况,尤其是在她上高中后,在高三很多个下晚自习的晚上我都会接到她带着哭腔的电话,告诉我她身边的同学有多口无遮拦、说话有多么的伤人。我的好朋友的性格是天生的乐天派,看起来似乎和谁都玩得开,又似乎开什么玩笑她都可以笑嘻嘻的接话下去。她也是个子娇小的女生,同样也常常遭受他人随口一句嘲讽般的“你怎么那么矮啊”的评价,但实际上,她和我说过多次:她非常非常排斥被别人说矮,无论是玩笑性质还是真的带着恶意。而她平日在高一高二的表现都是吊儿郎当的模样,到了高三想要收心好好学习时,身边却又有关系不错的同学出言以开玩笑的形式嘲讽:哎呀,你怎么突然想着学习了啊?能坚持三天吗?然后发出一连串可以说是“阴阳怪气”的笑声。高三本就是压力大的时期,再接受身边甚至是关系不错的同学接二连三的嘲讽,她的内心简直濒临崩溃,白天还能端着假笑努力化解这些可能毫无恶意实则伤害到她的玩笑,晚上就在下晚自习后躲在操场偷偷和我打电话哭诉。如果那段时间她没有找到人倾诉,我实在难以想象会有怎样的后果。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有时候接收到的甚至不是恶评、不是言语暴力,只是身边的人开过了头、触及我们不适区的嘲讽玩笑,堆积起来都会受到伤害,更不用提那些遭受网络恶评攻击的人,是在忍耐着怎样非人的痛苦。雪莉曾在采访中回应网络争议说道:“为什么要因为我被骂呢,都是很善良又可爱的朋友,感觉有很多人唯独对我戴着有色眼镜,也更加了解我一些,观众朋友们也请疼爱我一些吧,记者们也请疼爱我一些吧。”语言、文字作为武器,可以传播思想也可以传播谣言,可以救人也可以害人。我也曾见过有女孩黑暗时期想要自杀,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了离别宣言,被广大网友评论各种美好的事物、美好的人挽救了下来;同样,我们也都目睹了从乔任梁到崔雪莉,因为广大网友的攻击性评论而患抑郁症、而自杀。而我们作为平凡的普通人,在被他人言语所刺伤时反驳尚且会被反问“你怎么这么开不起玩笑”,如雪莉一般身为公众人物的明星们若反击恶评,收获的也大多是“身为公众人物就要做好接受负面评价的准备”。我的好朋友因为时常都是笑嘻嘻、乐天的模样,其他人都误以为她不会在意那些开过头的玩笑,以为她脾气好不会太计较,所以都口无遮拦地对她出言玩笑,其实她暗地里都在为这些言论而气到痛哭;而雪莉因为“放飞自我”,看起来也是毫不在意他人的任何评价、时刻都我行我素,在镜头前也永远保持着“水蜜桃”般的微笑,网民们也都以为自己无论发表怎样的言论都没有关系,而实际上她却因为这些恶意而抑郁结束了年轻的生命。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需要清晰地意识到不是永远笑颜示人的人就可以很好的消化过头的玩笑、不好的言论,每个人的内心都是柔软的,不可能坚如磐石,不畏惧任何流言蜚语。很多伤害不说不代表不存在,而且有些会毫无顾忌出言伤人的人,本质上讲道理是常常讲不通的,我的朋友也曾多次提醒她的同学不要再拿她的外表或者学习态度来开这些没有意义也根本不好笑的玩笑,但她们往往都是左耳进右耳出,从来不把她的提醒当回事,久而久之我的朋友在面对这些伤人的“玩笑”时便沉默了,而她的沉默仿佛更纵容了她的同学开玩笑的尺度,直至毕业彻底远离那些人才得到解脱。从来不要低估言语的力量,话语如刀,是最容易伤害到人的内心的。

言语就是恶魔与天使,在言语伤人的同时,善良的话语也能带给人们温暖。在日常生活中偶然得到的一句夸赞、在社交网络上被朋友艾特叮嘱天冷穿衣或者早点休息不要熬夜,都能让我感受到有一股暖流,顺着这些话语、文字注入我的胸膛。在微博上,我常会看见有些关于抑郁症等的评论里有人说自己饱受病痛折磨,几度想要自杀,底下往往会有很多人的温柔劝解,说着“给你看看我的猫,可爱吗?有没有更想活下去一点?”“你还没有去过XXX,我给你看看照片,特别漂亮,你一定要去看看”。这样看来,其实大家还是很清楚话语的力量,明白温暖的话语可以拯救一颗无助的心。但是有些人在明白话语的正面影响的同时,往往很难去理解它的负面影响,懂得用它去温暖他人,却不懂得用它不去伤害人。我的朋友身边会口无遮拦的人,却也都会去鼓励抑郁症患者走出黑暗;在网络上一些人一边惋惜雪莉的逝去、抵制网络暴力、安慰低谷期的网络好友,一边却又转头对其他的艺人出言攻击。我也看到过被网络暴力恶评所扰很久的艺人粉丝用雪莉的事件企图警醒那些不管不顾继续发表恶评的人们,换来的回应竟是被污蔑“你们吃雪莉的人血馒头”,着实令人感到心寒和胆颤。

用我非常认同的一个被网络暴力恶评一直困扰的少年的内心独白来总结对言语的看法:“对我来说,言语就是恶魔与天使,但又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本身格局不同,我的人生我自己说了算,不需要别人来界定。不管前路多么艰难,不管世界怎么变化,我还是我。”这是面对了太多恶评、也积极寻求自我排解后的淡然,是我们每一个人在面对触及不适的玩笑、难以承受的恶评时应该拥有的正确态度:不理会、做自己。但被攻击者努力构建强大内心并不意味着攻击者就可以继续无所顾忌,在独白的背后也有这位少年描述自己受到网络暴力恶评攻击的时候的心情:“无处不在的黑暗吞噬着我无法挣脱,仿佛下一秒就要跌入地狱无法逃脱,内心遭受着非人的折磨从未有人会懂,我早深陷其中内心封锁不会疼痛。”希望我们在面对伤人言语时能够不被撼动、不被影响、只做自己,也希望我们都能够在与他人交流时、在网络上发表评论时,思考一下自己的言辞,不要让本该温暖人心的言语变成一把伤人的利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