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期:放下自卑和敏感,我给自己“艾鑫”

发布者:丁闽江发布时间:2023-12-20浏览次数:10


 

【朋辈心语】是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指导中心推出的又一心理特色栏目,栏目旨在分享朋辈的成长经历和心灵领悟,让广大的读者理解和领悟生活的真实、生存的挑战、生命的意义。本期为您推荐:《放下自卑和敏感,我给自己“艾鑫”

本期分享人:朋辈心理咨询员艾鑫

 

放下自卑和敏感,我给自己“艾鑫”

大家好,我是来自中医学院心理辅导站的朋辈艾鑫,一个与“爱心”同音,但是看起来又很爱钱的名字。当我得知要写上这么一份朋辈心语来和大家分享自己的想法时,说实话我迷茫了,我不知道我能和大家聊什么,我好像没有做过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也没有什么与众不同。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女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里被爸妈念叨着学习,催促着长大,写着做不完的作业抄着不会做的习题,偷偷摸摸的在被窝里打着灯熬夜看小说。如果非要说我有什么显得不那么普通的地方,那就只能是我有一个不普通的体重这件事情了,用标准语言来说就是:胖。

没错,我是个一个胖女孩而且是一个算得上从小胖到现在的女生,委婉一点来说就是很有“份量”。在小时拥有胖乎乎的身材好像不是什么大事,反而会让人觉得很可爱很好捏,每个人看见都想捏捏脸蛋,可当人逐渐长大到读小学到读初中再到高中和大学,那一个圆滚滚的身材就不再是可爱,而是变成了一种负担和压力,它会让人受到无数的指指点点和嘲笑。最后这些嘲笑和指指点点会就变成了人的一种负面情绪:自卑和敏感。现在依旧圆滚滚的我当然有过深陷自卑和敏感的经历。在开始懂得什么是爱漂亮和爱面子并且发现和年龄一起增长的除了身高还有体重的时候,在同学一次又一次的说“你好胖啊。你为什么这么胖啊?的时候在朋友出于好意的询问“你有想过减肥吗的时候,便触摸到了自卑且敏感的大门拥有了一段不会让人轻松愉快的旅程

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这些话语对年纪还小的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影响,我也不以为然,可当这样的语言炸弹成为一种日常用语,每天都会将你包围时,我逐渐陷入一种自我怀疑的漩涡中,然后变得不再自信开始怀疑自己,然后否定自己,耳朵里听到的不再是美好夸奖,能听到的只有无尽的嘲笑,能看到的只有大家对你体重的指指点点。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过:“人性一个最特别的弱点就是:在意别人如何看待自己。”自卑让我害怕交往,敏感让我自相矛盾,我变得非常在意别人的看法。我开始害怕我的朋友会远离我,害怕同学聊天中不经意从我身上晃过得眼神,害怕交新朋友时问我为什么怎么胖。就算是出于善意的提醒和毫无恶意的玩笑,被自我过滤理解后善意也成了一把把尖锐的刀扎进人的心里。再然后面对同学我变得疑神疑鬼,好像她们走在一起聊天看了我一眼,就是在背后说我笑话;变的小心翼翼,找我帮忙的事情也基本不会拒绝,害怕拒绝了和对方就不再是朋友了。我战战兢兢的和这个世界交往,保护着脆弱的“玻璃心”,所以活得不洒脱,不自在,不舒服,没自我,患得患失,让自己很累。

我曾听过一首歌《世上没有真的感同身受》喜欢它传达的意思,因为人的悲欢其实并不相通,就像我的胖一样,在这个世上有千万个像我一样体型肥胖的人,或许在某一观点上我们有着一样的看法,但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人有着不一样的经历,这些经历和个体独立的生活环境造就出不一样的思维方式。就像买衣服时我穿的永远是L甚至是更大的码数,逛商场卖新衣服对别的女孩来说是一种享和幸福,对我而言却是一种折磨,好看的衣服穿不了,漂亮的裙子没有码数。或许你可以理解没有码数的衣服是什么感觉,但是你无法体会到的是因为肥胖才没有码数的感觉,不能理解售货员无意的:“啊,小了吗?”带来的痛感。后来我懂了,正是因为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我不需要去强求有人能真正的感同身受,只要是一件事能与同伴达成共识,就足够让人欢喜,所以才有了不同的人生不同的精彩。只是当时因为自卑和敏感我患得患失,诺大的世界里竟没一人懂我。可我又下意识的放大了周围人的行为举止,观察着所有人的情绪,训练自己的情感捕捉能力用来保护自己,怕给人留下不好印象,怕不合群,怕被孤立……害怕却又向往。

忘记是什么时候想要改变这种神经高度紧张每天都过得很累的日子,可能是在微博看到一个不到6分钟的治愈短片的时候。短片里的小女孩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地收到来自外界的否定和嘲笑或许是因为长相,或许是因为身体缺陷,或许是因为言语和肢体上的欺凌。再加上小女孩从小得不到身边人的积极鼓励和关心,所以这一切使得她倍感失落,开始束缚自己封闭自己,人生陷入一种恶性循环的状态。直到有一天,她轻轻的把内心的门推出一条缝,看到了爱与善,她选择直面自己的内心世界,接受了一直以来可能不够好的自己然后,她与过去达成了和解。当我看到这个小短片时我觉得自己和那个小女孩像又不像,像的是我们有着相似的遭遇和经历,不像的是,她勇敢的接受了不完美的自己与过去达成了和解,可我还没有。当我重复看了很多遍这个短片,看着结尾的那个微笑很真实,给了我当头一棒,有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好像一条在岸上挣扎但濒临死亡的鱼,却幸运的遇到一场雨。虽然没有把我带出威胁但给我了喘息的机会和生的希望。为了改变我开始填充我的时间空隙,让我没时间胡思乱想;给自己灌鸡汤,洗脑消极的态度,我想要走出囚笼。我看了电影《中国合伙人》,记住了其中的台词“年轻的时候,不该什么都不想,也不能想太多。想得太多会毁了你。”,我看了电视剧《欢乐颂》记得曲筱绡对敏感且迷茫的樊胜美说:“人活着,应该学会怎么让自己开心快乐,这才是终生大事。”,我看到了冰心说:“如果你的心简单,那么这个世界也就简单。”

让自己学会开心,让自己变得简单。不想,最多停滞不前;而想太多,则是一座囚笼压的人喘不过气。其实道理看起来很简单,大家都知道,但做起来好像真的没有那么容易。罗曼·罗兰在《约翰·克利斯朵夫》里写过:“悲伤使人格外敏感。”可自卑也让人格外敏感,敏感和自卑,是一种恶性循环。因为敏感,所以总是胡思乱想,有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要做什么。因为自卑所以总是陷入悲伤,因为自卑所以总是沉溺于迷茫,总是被情绪困扰:焦虑而又难过。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生活这么难,需要这样小心翼翼。但我知道我不喜欢,我不喜欢这样的情绪,我不喜欢这样的压抑,我更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我想要改变。纵观社会,强大的人都有着一颗强壮的心脏,他们不惧怕评论,不惧怕无端的恶意,坦然接受自己。我羡慕那些自信又自在的人,羡慕活得潇洒的人,但我也知道他们的性格不是我羡慕就可以拥有的。对我而言走出自卑的路是自己与自己的斗争,是将自己打碎又重铸打碎又重铸的过程,这条路并不平坦,它坎坷波折,它泥泞跌宕,它孤独且漫长。比较幸运的是我的高中是走班制,除了晚自习是固定班级,其余的每一节课我都需要赶到另一个教室上课,每学期的同学都会发生变化,这让我有足够的空间和机会去尝试交往,从不同的人那里了解不同的课外生活,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好像没有多余的精力注意别人的眼光,我有了自己热爱的事和物,然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身边出现了和我志同道合的朋友,有了和我喜好相似的伙伴,我的世界变得简单和快乐。

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感到孤独,不在像以前那样杯弓蛇影,可我也没有强大到对外界的声音可以完全不在乎,只是它对我的影响不大了。指点的声音从耳朵进入脑袋,在脑海中逛了一圈后,就被其他事情给挤走了。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走出了自卑,但我知道我很喜欢现在的自己,不管是胖是瘦我过得开心自在。在没那么轻松的生活里能开心的度过每一天好像也算是一种本事吧,哈哈。

最后我想说,自卑和敏感其实并不可怕,它只是我们还没有消化好的一种情绪。你可以自卑,但别否定自我,你可以敏感,但别矫情,学会和自己做朋友,学会接纳自己。希望有一天你也可以骄傲的说:Instead of liking you, I think I should love myself fir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