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期: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发布者:丁闽江发布时间:2023-12-20浏览次数:10


【朋辈心语】是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指导中心推出的又一心理特色栏目,栏目旨在分享朋辈的成长经历和心灵领悟,让广大的读者理解和领悟生活的真实、生存的挑战、生命的意义。本期为您推荐:《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本期分享人:朋辈心理咨询员李冰枝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大家好!我是中西医结合学院的朋辈李冰枝,我喜欢倾听同学们的诉说和用自己懂的道理及方法尽可能地去开导他们,这次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故事,也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也许你也和我一样曾经自卑到连自己都不喜欢自己,也许你曾经很在意别人的看法,也许你曾经为了别人而丢了自己,那你不妨看看我的故事。

童年里,我很顽皮

我小时候的个子也很小,看起来很乖但却很调皮,很闹腾,像男孩子一样好强爱倔,大嗓子喊一声从街头传到街尾,爱当这条街里孩子中的街王;放学写完作业便和一群男孩子掷玻珠,不赢绝对不回家;和男孩子打架就算哭得泪水和鼻涕混为一体也不认输;放假时带上七八个伙伴去河里抓鱼、去山上摘捻子、去烤红薯、玩过家家、打游戏等等,爸妈不让出门我便爬墙出去,被狗追得一边叫一边跑,甩掉狗之后还有心思冲着远边的狗窝扭屁股。皮得经常被罚跪搓衣板或挨鸡毛毯子。但我也有另一面乖模样,我很自觉的完成我该做的事,也很勤快,除了做家务还经常带上弟弟一起打扫家里,爱玩布娃娃、爱跳绳、爱看电视剧等等,一点也不闹。

自我七岁始,我妈就告诉我,我不是她亲生的。刚开始知道的那段时间里,我常常躲在被子里偷偷地哭,害怕爸妈不要我了,幻想亲生父母长什么样子,思念着疼爱我的爷爷奶奶知不知道,害怕别人知道我不是亲生的会嘲笑我,总是东想西想……,后来妈妈总是问我,你眼睛怎么红了,我想她应该知道了我偷偷哭了。后来过了段时间,我便不太在乎这件事了,因为爸妈挺爱我的,知道我挑食严重便经常给我买我爱吃的菜,经常买钙片和生命一号等给我补充营养,允许我闹小脾气、宽容我的臭脾气、关心我的点点滴滴,等……

长大之后回想以前的点点滴滴,我觉得我很幸运,我有个快乐且无忧无虑的童年,我遇到这么爱我的爸爸妈妈,把我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教我道理、教我做事、教我礼貌等等,虽然小时候,妈妈有些许偏心,但还是挺爱我的,我想也许是她当初不懂如何对待我和姐姐,也许她内心也有些纠结和害怕吧。

在爸妈的爱护之下无忧无虑地长大,一切事情都顺心如意,也有很多有趣和开心的事,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我很开朗,积极乐观,而这样的我在高中便慢慢不见了。

高中是我害怕的回忆

高一分班后,高二开始,我担任班里的英语科代表,我很认真为同学服务,因为我觉得我既然担任这个职位就要认真负责,当时听说这个班级的英语从未离开过倒数第一,学习积极性很差。英语老师懒改作业,上课的方式和很多老师不一样,班里很多同学不积极听课和写作业,不交作业的人经常二三十个,除了试卷外,其他作业老师很少讲,看着班级的英语成绩一直位居年级倒数第一,很多同学的英语积极性都降低了,我开始每天去一个一个地催他们交作业,给同学们听写和改听写,给同学检查作业,改作业测试卷甚至作文,然后把情况总结好给老师,让老师给同学评价;班主任看着班级英语成绩这么差,然后找我了解同学们学英语的情况,后来规定英语作业一定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制定了比较严格的规定,有时候我真的被同学气得要哭,偶尔忍不住吼几声让他们读书,后来我在同学面前的印象就是凶和严厉。同时也因为班主任的这些规定,很多同学也对我有意见。后来班级英语成绩从年级倒数第一到前五,我哭了,比老师还高兴,从那时起便没有倒数过,也因此部分同学也蛮支持和理解我,而那只是部分。

我读的高中在县城,学生都来自各个乡镇县或者隔壁市。正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记得,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是听我高三的室友说的,她说:“她们村里,正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那时,我很羡慕地说,“哇,那是不是各种各样好漂亮的小鸟都有,好想去看看”。她说,你太单纯了,那不是鸟,是人。一年半后,我想起这句话,也明白了这话的意思。

我很不喜欢聊别人的八卦或者说别人的坏话,因为我觉得,我不是别人,我不理解他们,也不知道这些事的原因,讨论别人会让别人难受,也会让自己心里过意不去。高中的班级是分帮结派的,但也有少部分是不参与的。我不喜欢这些分帮结派,背后聊别人八卦,高三时我办了晚外膳,晚上不在学校吃饭和洗澡,因为那段时间宿舍不仅挤,更是别人聊八卦的时间。那时候开始,我便每次到了响铃时间才回宿舍,我慢慢开始独来独往。没和我一起玩过或者不是我宿舍的人,她们都不懂我,或者对我印象不好,因为她们觉得我是个凶巴巴的科代表。高三,因为每月考一次就换一次位置,换位置后的同桌都和我说过一件事,她们说,一开始对我印象不好,觉得我不好交谈,接触后才发现我并不凶,而且很勤快、爱笑、友善。其实,待人友善是修养,独来独往是性格

我很记得高三时,整天聊我八卦甚至制造舆论的人,因为这些让我感受到了舆论暴力。那时,我喜欢上一个男生,因为我当科代表很多人不理解我,而那个男生能理解我并且主动和愿意听我倾诉。有些人便经常讨论我的八卦,甚至制造很多舆论,也导致很多人对我误解更深。这些舆论,一些是我无意听到的,一些是室友告诉我的,知道这些之后的我深受打击,内心像有一万张嘴想要解释却没有机会,好在室友们是信我的,理解我的。有件事我永远也忘不了,因为我觉得太委屈了。我喜欢的那个男生和某个女生很好,班里有传言说我误会那个女生还说那个女生的坏话。这些事我从来没想过,也不知道那个女生为何在宿舍呻吟她被冤枉和欺负,而这整件事是我室友告诉我,我才知道的。因为喜欢他,我为了让他理我,我向那个女生,为我从未做过的事道歉,每次想起这事,我都很委屈甚至生气。

高三那时,班级的舆论太多了,发生的事情也太多了,学习压力也很大,我的情绪每天很低,晚上失眠严重。一模二模三模,一次不如一次,心态不好,状态不好,考前十天发高烧,后来断断续续头晕,这个状态,高考考不好是必然的。高考成绩出来后,我很不甘心也很难过,也因为高三的事情,所有事情加起来,我像丢了魂一样,做什么事都没有心情,茶饭不思,就连笑也笑不出来,晚上严重失眠。我一直想当一位医生,当看到志愿被调剂之后,我想,2018年已经够倒霉了,我这么努力,凭什么结果这么狠,就连志愿也被调剂了,我几乎两天彻夜不眠,茶饭不思,一直收索转专业的信息,我去复读了十天,在家人亲人百般地阻挠和劝说下,我接受了去上大学的建议,同时也是因为我内心没有那么强大。

开启大学生活

大一刚开学那会,我很开心,但一两个月后,我又沉陷回高中的舆论暴力噩耗中,我又慢慢不开心,甚至为了让高中的她们不讨厌我而开始自卑自责自黑,又像丢了魂一样什么都不记得,脑海里总想着不开心的事和讨厌自己,那段时间我特别不好,像心里得了抑郁症。后来寒假过年时,在家人的爱护下,我慢慢意识到,原来,在我的身边,爱我的人很多;而我却为不喜欢我的人一直自卑自责自黑,变成自己都不喜欢的人。我觉得我不应该那样,我找过很多理由去说服自己不要在意她们的看法,可是却是一段不断重复挣扎和释放的过程。后来我把目光投放在未来观看过去和现在,终于,我放下她们的看法和曾经的舆论,我明白了,她们,只是出现在我的过去,对我现在以及将来,意义不大,我又为何让她们的看法和舆论折磨自己。凭着这些信念加上自己的不断自我开导,我慢慢地走出了这噩耗,我又慢慢爱笑了,又慢慢过得开心了。从这个事中,我也明白了,不要为不喜欢自己的人而活,要为自己活,更不要为别人的不好来改变自己

事情没有绝对的好与坏,很多时候决定于自己的心态

当时我心态波动很大,所以对于志愿被调剂,我想抛开一切,尽量不想那些烦心事,专心为转专业努力。一开始我就想好要转专业,我想,想转专业的人很多,他们肯定很优秀,我得比他们付出更多努力,由于课程很多,我每天坚持去图书馆学习,平常时我会参加一些活动,同时,我也参加了个部门和舞蹈队,这两个都是很忙的,合起来每周差不多要花十几二十小时,由于课程多,所以剩下的时间我都合理地安排去学习上了,虽然每一天很忙,但却很充实。一年下来,看到结果的时候我很激动、很开心,心里觉得很安稳,我转专业成功了,而且我也坚信我能转成功,因为我真的很努力,于是我发现自己努力得到的自信真的很有安全感。后来,我也明白了,无论在哪,路都是自己选择的,机会是靠自己争取的

这些事情过去很久了,我也从以前走出来了。现在的我,感觉生活充满色彩,而且也多了几分快乐和自信,该学习的时候学习,该玩的时候玩,课余也和室友一起去兼职,自己的生活自己主宰,无需太在意别人的眼光,这样子真的很快乐。

我也想送一段话给大家:在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放开心去生活,不要为了所谓的合群而丢了自己,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努力变得更优秀